一只没人理的渣写手(气哭)

开学了……

致tag抱歉……因为开学了,所以团子只能一星期更一次,至于那辆荒竹车……看心情写

就这样,谢谢。鞠躬·jpg

我们,永远是最好的朋友(2)我我我真的不会起名(气哭)

极度ooc!

三天了。

大天狗微微皱起眉,手中的团扇一下一下的拍打着胸口。已经三天了,竹子还是没有回来。

素素做响的风吹过,带走了一朵朵樱花。那些樱花打着转,又轻轻的落在地上。就算平时和竹子闹矛盾,最多三天就会释尽前嫌的。除非,竹子是真的生气了。庭院里一片安静,博雅撑着头,递给大天狗一枝他刚刚折下来的樱花枝。“呐,大天狗,你就去道歉吧,连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“不。”大天狗强硬的摇摇头“他竟然会因为一只小妖怪而与吾诀别,这,与吾的大义截然相反。吾,是不会去道歉的。”“啊啦啦,大天狗大人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,可一个朋友都交不到哦。”八百比丘尼慢慢地抚摸着那个陪她数千年之久的占仆杖,微微笑着说。“您的朋友,现在可有着危险呢。”

“什么?!”大天狗噌的一声站起“为何不和吾早点说?”“泄露未来,可是要受到严重的代价的呢……”八百比丘尼依然不愠不怒“大天狗大人有时间在这与小女吵架,为何不去救了你的朋友再来呢?”“你……!”大天狗狠狠的瞪了八百比丘尼一眼“要是吾的挚友出事了吾就找你算账!”

在飞往万年竹的竹林前,大天狗一直祈祷着自己没有来迟。

庭院内,博雅有些复杂的撇了八百比丘一眼“八百比丘尼,这样真的好么?”“有何不好?”八百比丘尼仍然是那套公式话的微笑。“这只不过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没有可是,博雅先生,你要是再这样磨蹭下去神乐妹妹就起床了哦?”“哦哦哦神乐!”听到神乐两个子博雅完全忘了对大天狗的愧疚感。

竹林。

“对不起……竹子……吾,来迟了……”一降落在竹林里,大天狗便闻到了到处弥漫着浓厚腥腻的血腥味,让人做呕。大天狗神色紧张的四处张望。没有。

大天狗心一紧,连忙到处奔走,“竹子!你在哪?你没事吧?”没有。

寂静的竹林里只有大天狗喊万年竹的回音。“竹子……吾错了!吾认错了!你别闹了!”没用。

风微微的吹起竹子上沾满血液的竹叶,沙沙做响,有种说不出的恐惧。“竹子……”最终,大天狗崩溃地一屁股坐在地上“吾错了……回来吧。”

眼前闪过与竹子相处的画面来。“唔……”

竹子的传记超级带感,所以写了这个小段子~\(≧▽≦)/~

我们,永远是最好的朋友(1)

平安京的夏日祭的坑还没填完就开新坑。emmmm……

艾特战友 @枫红小叶

设定:大天狗和万年竹是好友,并未与安倍晴明签缔结契约。辉夜姬是万年竹的妹妹,已经与安倍晴明缔结契约。大天狗与源博雅两情相悦。而寮里有一只觉醒大天狗。

最近寮里来了一个小妖怪。

她自称山兔,与孟婆是好朋友。整天在寮里和孟婆赛跑。“高战蛙,出击!”“牙牙,在那边!”云云。

整的寮里鸡犬不宁的。就连姑姑看了也无奈地摇摇头。这天,山兔又与孟婆赛跑。一下撞飞了闲逛的灯笼鬼,一下又把来不及避开小妖撞的晕头转向的。式神们纷纷避开。“这里太挤了!孟婆不如我们到西大街去赛跑吧!”“好啊!”“高战蛙,前进——啊啊啊!太快了——前面有个人——快停下——”

“咚”整个阴阳寮都听到了这声巨响。姑姑显然习以为常,急忙跑过去将跌倒的人扶起“您没事吧,要不要——”剩下关心的话语被堵在口中无法说出。“吾没事,谢谢。”眼前的白发剑客毫不在意面前之人为何停下话语,起身整理衣襟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“你好,吾乃万年竹。”“啊——你好,我叫姑获鸟……请多指教。”不过姑获鸟也只是愣了愣便立刻反应过来。“最近我们这里来了几个调皮的小家伙,请您见谅。”

“无碍。”万年竹随意向寮里环视一圈,正打算拉着大天狗去见源博雅而自己去买一套木偶送给辉夜姬,却突然看见了一只熟悉的妖——

“山兔?”万年竹有些诧异的看向山兔”你怎么在这里?我就说最近你怎么不来我的竹林了。“

正好,大天狗刚巧踏进门栏,恰好听到这话挑眉道”怎么没听汝和吾讲过?”语气带着丝丝不悦。

”吾什么事都要和汝说?”万年竹同样挑起眉环抱手道。“有必要吗?”

大天狗单手撑着下巴,眼睛一丝不顺的看着万年竹”吾以为吾等是可以无话不说的好友。”语气转向失落,神情黯然”看来是吾多想了。”

”与一小妖为好友,同族真是轻浮得紧。”这时,晴明寮里的大天狗过来横插了一脚。团扇掩了觉醒大天狗的脸颊,目光偏至一旁,被扇掩那处勾起些弧度。

”吾不是小妖,在下是万年竹。”万年竹双手环抱胸前”倒时这位戴面具的大人,您有什么资格说吾的好友?”晴明寮里的大天狗被噎了一下,深知讨不到什么好处,便也知趣退下。

”那吾怎么为曾听大天狗大人讲与雪女小姐的交情呢?”怼完晴明寮里大天狗,万年竹便开始与大天狗吵起来。万年竹生硬的别过头去,微微皱起眉,脸上有不耐烦的神情快速掠过。

“吾……”大天狗显然被为难到了,自己确实是认识雪女,关系不错,却没有从来告诉过万年竹。正分神期间,万年竹早已离开了阴阳寮。“竹……”大天狗正想开口挽留万年竹,却因为赌气没有搭理万年竹。只剩下万年竹孤寂的背影消失在了平安京车水马龙的大街。

一个判官(蓝精灵填词,脑洞那么大我也是服我自己)

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好判官。

他严肃又负责。

他严谨又闷骚。

他天天呆在冥府里快速的批公文。

他喜欢阎魔却不敢说——

哦——可爱的判官——

可爱的判官——

他绞尽脑汁想追到阎魔——

【博狗】平安京城的夏日祭(3)

日常艾特 @月黄昏  @枫红小叶 后面一部分改了。写的博狗车被和谐了,不开心。要抱抱才能起来

源博雅唇角勾起一抹笑容“这个太简单了,是毕。”说罢转脸对着身旁的大妖怪邀功。“如何?还不错吧?”

“嗯,大笨蛋总算会动脑了。”大天狗敷衍的答道。

此时源博雅如同一只受伤的大狗“都会动脑了,为什么还是大笨蛋……”

“博雅大人好厉害,这都能猜出来”匣中少女勾唇笑道“大天狗大人倒是也夸夸博雅大人啊。”

“哼!”大天狗傲娇地转过身去,表示并不想夸。

“各位客官,已经两题了,您是否还要继续猜下去?”摊主适迎的打断了两人的对话“当然。”万年竹有些不耐的皱着眉头。“好勒!下一题是今日秋尽,打一药材!哪位大人来作答呢?”摊主搓了搓那双布满老茧的手,翻开了刻有字谜的木板“我来吧。”万年竹淡淡开口,走上前去。

“咦?”源博雅惊叫道“竹子知道这个药材?”” 今日秋尽?药材?万年竹大人可真是知识渊博。”匣中少女呆愣住了,随即反应过来”没想到万年竹大人除了精通乐器,还十分了解药材。” ”这家伙对药材还算比较了解的。”大天狗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”药材的话……那就是明天冬*。”万年竹慢悠悠地转过身,双手环抱胸前,挑眉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”这还真是厉害啊。”博雅吞了口口水”这药材我都没听过。” ”就剩最后一题了吧?”匣中少女激动的问道。”是的。”源博雅看向匣女,”最后一题了,你自己来吧!”

”答……答对了!客……客官,您还真是神了!”摊主激动的连话语都结结巴巴了,周围的行人纷纷探讨起来”这……这题是……仲尼日月也……打,打一成语!仲尼日月也?”万年竹微微皱了皱眉,啧了一声。他们竟然设了一个从中国传过来的灯谜?不过倒是有意思。万年竹一想到这个,心情又愉悦起来,勾唇轻笑”看来是一个难题呢。”(万年竹有一个中国的朋友,叫熊猫。23333……)

“一孔……之见?”匣女琢磨不定的问道“书翁大人好像提过这个灯谜呢……”

”正……正确!大人们可真厉害!”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鼓掌声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。” 那,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拿奖品了?”匣女激动的问道。” 我想是的。”源博雅虽这样说着,但眼睛却一下也没有离开那个镂空花灯。 ”恭喜匣中小姐了。”大天狗拿起蝴蝶兰,递给匣女”汝的蝴蝶兰。”

”大人您请!”摊贩退下,收拾起了翻开的木板。”慢着!”一声傲慢无礼的叫喊打断了大天狗正欲将蝴蝶兰递给匣中少女的手。大天狗僵了一下,随机不悦的抬起头“阁下找吾等有何事?”语气中有着私私不顺。

大家来猜猜是谁啊~\(≧▽≦)/~!

明天冬*:中药:天门冬,别名三百棒,武竹,私冬,老虎尾巴跟。这是真实存在的,大家可以去网上查,请不要说团子乱编乱写哦~

平安京城的夏日祭(2)博雅大大和匣中少女出场啦!惊喜不惊喜?意外不意外?

致谢@月黄昏@枫红小叶 还有一位没找到emmm……

二位大人带着面具穿过吵闹的街道,直径来到湖泊边。这下,他们可算看清湖泊的全貌了。湖泊上,一盏盏莲花灯漂浮在水面上,与空中的萤火虫融为一体。

大天狗惊叹的看着这等美好的景色:“还真是别有洞天啊!”这时,大天狗听到一旁的谈论声,朝旁边撇了一眼。

“啊啊啊!大天狗!你怎么在这!?”虽然大妖怪带着面具,但源博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,直径向他走去“咦?这不是匣女吗?之前见面还是在晴明的寮里呢!”

“在湖边赏灯,突然听见说话声。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大天狗大人啊 。”匣中少女看到博雅,愣了一下。“真是好久不见了呢,博雅大人,想不到我们竟在这里巧遇了,实在是缘分啊。 ”

大天狗惊叹的看着两位故友,顺便比了个小声的手势:“二位好久不见,不知可是来此处许愿的?”

“对呀。”匣中少女掩嘴笑道,”小女曾听书翁大人提起过,在这里许愿可是很灵验的。”

“哈哈的确,我就是因为夏日祭人手不足才来的。正好分到这一块。”博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“没想到啊!可以见到你们。”

“既然都来了,那博雅大人就一起来许个愿吧。”匣中少女建议道。“也好。”博雅拉起大妖怪的右手。“走吧,一起去许愿吧!”

“看来我从头到尾被忽视了啊……”万年竹刚刚从其他小摊回来,手上拿着几串糖葫芦,看到博雅和匣中少女愣住了, 随机反应过来,“看来博雅大人,匣中小姐也来了呢。”说着将几串糖葫芦递给他们。

“回来啦。”大天狗看向万年竹,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,“正好吾等准备去许愿,汝来不来?”

“当然。”万年竹点了点头。 匣中少女看向万年竹,用扇子遮住半边脸道,勾唇笑道:“呀,没想到都是熟人呢,谢谢万年竹大人了。”说着接过了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

“我带你们去吧!”博雅说着拉起大天狗在前面领路。“诶……?等等!慢点啊……”只留下匣中少女和万年竹待在原地。“博雅大人今天真是热情呢……”匣中少女小声的说道。万年竹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真是麻烦的家伙……”说着拉着匣中少女跟了上去。

“猜灯谜嘞!各位客官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!一等奖是白鹤登天的镂空花灯!二等奖是从中国穿过来的漂亮的蝴蝶兰!三等奖是巫女大人下过法的神乐玲!千万不要错过这才机会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!”四人走过小摊,正想去湖边许愿,却被摊主的叫声吸引。“猜灯谜?这个倒有意思。”大天狗绕有兴趣味的停了下来。“哇竟然赶上了猜灯谜大会!”博雅兴奋地拉着同行的三人走了过去,“以前我都没有碰到过!”“喂!”万年竹瘁不急防的被源博雅拉了过去,差点摔了下去。“真麻烦!”虽然这样说着,却并没有反对。“匣中……小姐?”博雅反应过来看向匣中小姐,谁知匣中小姐如魔怔了一般,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盆蝴蝶兰。“我可不可以……把你收藏在我的匣子里呢……”

某盆被盯着的蝴蝶兰:忽然好冷怎么破……

看来是务必要参加猜灯谜大会了呢……

“我们参加。”四人走上前去,路人纷纷退让。“客官,您看好喽!”摊主眼前一亮,连忙将刻有灯谜的木板翻开。“柴扉半掩,打一字!”路人纷纷低声讨论起来。

“这镂空花灯倒是挺漂亮的……”源博雅嘟哝着,目光不经扫向带着面具的大妖怪。

“柴扉半掩……”匣中少女自言自语道“是说,柴和扉字的一半么?”

“哦!”大天狗恍然大悟。

“大天狗大人想到什么了吗?”匣中少女问道。

“是不是棑?”大天狗上前询问摊主,眼睛里带着自信。“真是傻狗。”万年竹嫌弃的撇了撇大天狗。“现在才想到。”

摊主惊喜的看着大天狗:“恭喜客官!答对了!”源博雅眼神炽热的看着大天狗:“不愧是大…岚羽(为了不暴露身份而化名),博学多识。”大天狗藏在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:“还是多亏匣中小姐的提醒。”匣中少女转头看向大天狗:“天狗大人如果想感谢我的话,就帮我把那盆蝴蝶兰赢来吧!”蝴蝶兰:冷战……“这位小姐想要蝴蝶兰的话,需要再答对四题”摊主回答道,“不过如果中途回答错一题那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“我一定要把它放到匣子里,陪着我珍惜的朋友……”匣中少女自言自语道。

“好咧,”摊主擦擦手,“残花片片入画中,打一字。”

大家猜一下这是什么字!(^V^)

平安京城的夏日祭(1)

      警报:极度ooc!极度ooc!极度ooc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      另外,致谢 @枫红小叶 么么哒╭(╯ε╰)╮  
      文中辉夜姬和万年竹是兄妹关系。万年竹穿上了皮肤折竹闻笛,大天狗的皮肤是崇天高云。微源博雅X大天狗。新人第一次发qwq,理解一下,谢谢。
      “这次的夏日祭倒是新奇,不忘吾下山一趟,也不知源博雅那个笨蛋如何了”大天狗手中的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胸口“万年竹,汝可知道辉夜姬最近如何?”
      “最近辉夜姬倒是和金鱼姬走的很近,连我这个哥哥都不理了呢,”万年竹手中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笛中剑,“我都要吃那个小女孩的醋了呢。”
      “不就一个小女孩吗?何必计较。”大天狗失笑的摇摇头,看着身旁的万年竹。
      “是吗?”万年竹偏头笑到“听说最近博雅大人和晴明大人走的很近呢。”
      “这事汝就别提了。”大天狗微微皱着眉,神情烦躁,“他呀,和那个晴明呆的可舒服了,都不来爱宕山找吾了”口气有些酸酸的。
      见大天狗语气酸酸的,又闻空气中弥漫着酸味,万年竹急忙转移话题“听说寮里来了茨木的弯身兄弟呢。”
      “这倒是新奇。”大天狗颇有兴趣的看着万年竹“一会儿去看看。”
  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……茨木的弯生兄弟就在您的身旁。”万年竹无奈的看着大天狗旁边那个婀娜多姿的女人(女装大佬)。
      看到那个女人,大天狗忍不住笑出声“哈哈哈哈哈,汝是在逗吾吗?那是女子吗?”
      “是啊”万年竹一本正经道,“不信您摸摸他的胸。”
       大天狗感到一阵恶寒,忙道“不用了不用了,吾可不是会轻薄女子的人。”心里想着:吾还要博雅呢……
       见大天狗这样(怂),万年竹也不好勉强面前的大人,只好转移话题“听说今夜是人类的夏日祭,大天狗大人不妨一起同去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 “自然的。”大天狗微笑着点点头。心想:只要别让我做那种轻薄女子的事就好。
       晴明大人果真不骗我,万年竹心中暗想到,大天狗大人真如晴明大人所说般那么怂。这样想着,脸上却显出笑意,“那么请大人换上浴衣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等等。”大天狗诧异的问道“为何吾要穿睡衣。”
       “大人听错了,是浴衣”万年竹无奈扶额,“如果大人再拖的话烟花大会就要错过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听罢,眉角爆青筋,无奈脸。“好吧,浴衣给我”心想:浴衣该不会有什么岔子吧?
       “大天狗大人,请不要怀疑匣中小姐的能力。”万年竹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,“在下的浴衣已经换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慢慢穿着浴衣出来“这有些太大了吧?”大天狗抖了抖身上过大的浴衣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就见谅一下吧。”万年竹起身整理好衣襟“大天狗大人,我们该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叹了口气,理了理过大的浴衣上,“走吧。”收起竹迪和团扇,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 拐了几个弯,又走过几个胡同,一幅绚丽的场面展现在眼前——男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去,交谈着夏日祭的活动,小孩子们戴着千奇百怪的面具,手持风车,脚踏大一码的木屐相互追逐着,而女人们身穿色彩艳丽的浴衣,时不时抛来几个媚眼。这时,女人们看到面前走过两位大人,眼前明显一亮,两位大人竟是世间头发罕见的雪白。一位英俊秀丽,目不斜视,里面冰封千里的蓝眸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样,让人无法自拔。而另一位手持笛中剑,青色的浴衣配上冷俊的表情让人心动不已,尤其是那扎起来的白发,如绸丝般引人夺目。看着四周抛来的媚眼,那两人竟毫无所动,更是加快步伐走到了卖面具的摊前。
         大天狗看着一旁不断抛来的媚眼,皱了皱眉,“赶紧买面具吧,这些人类的眼光让我难受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而摊前的摊主看到面前的两位大人心中暗想:估计是哪位贵族偷偷跑来夏日祭,我一定要招待好两位大人。于是,他堆起笑脸问道,“大人们可是第一次来夏日祭?小民冒犯,冒犯。请问大人们要哪个面具?”
 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挂上一抹微笑,却引的周围少女尖叫不已。大天狗目光扫过一排排面具,最终停在一个白色上,有着金色花纹的狐面“这个多少钱?”大天狗手指挑起那个狐面。 “那吾要这个”万年竹说着拿起了那个白红相间的鬼面“一共多少钱?”
         摊主立马将两个面具打包起来,朝着笔画了个数:“一共十俩,多谢二位大人惠顾!”满脸堆着笑容看着前面的二位,“二位可是第一次来夏日祭?小民建议二位可以去湖泊边点莲花许愿。”手指了指街道后的湖泊。湖泊上,泛着点点星光,那正是已经被点亮的莲花灯。
        万年竹往口袋里掏出了十俩,放在桌上。听到摊主的建议,他眯了眯眼“谢谢建议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谢谢大家的观看!鞠躬.jpg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后续……大概明天?我尽量吧……